联系我们

西宁宏胜废旧金属回收公司

电话:13897181812 13897443932

网址:www.xnhshs.com

地址:城中区南川西路沈家寨村58号

废品回收交易和精细分类市场以及下游再生利用

废品回收交易和精细分类市场以及下游再生利用

* 来源 : 西宁废品回收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12-26 * 浏览 : 0

西宁宏胜废旧金属回收公司为大家分享废品回收交易和精细分类市场以及下游再生利用:

一、废品回收交易和精细分类市场

从社区回收的废品,除了一部分二手物品被专门回收二手的人回收后进入二手市场,剩下的废品都进入北京城中村的废品回收市场,然后进行进一步分类和量的集中。经过近30年的发展,到2012年北京拥有大小规模不一的废品回收市场近200多家(根据访谈专门从事软塑料回收,需要全市跑市场的人所得数据)。北京的废品回收市场有两大类,一类是经过分类后直接再生利用的一般废品,比如废纸、塑料、金属、衣服和玻璃等;另外一大类是电子废物拆解市场。【西宁废品回收】

废品回收市场承上启下,功能主要是接收社区回收来的废品,然后精细分类,经过分类和量的集中,甚至是有些废品需要简单物力加工,为下一步的再生利用做准备,所以这也是重要的废品交易点。

位于北京城中村的废品回收市场一般都是由个人或者从事废品经营的公司承包下村里的一块土地,建设成为废品交易市场,然后分包给具体从事某一种或者两种废品的个人。市场基本构造像大型购物商场,只不过他们只是一层的建筑。根据土地面积不同,承包来的市场被切割成不同的小块,专门从事具体种类废品回收的人会租下一块一块的地,也是一个个摊位,从事他们收购废品的精细分类工作,行话他们被叫做“座商”,这些座商回收某一种或者两种废品。

每个摊位承租人所要经营的废品种类都是自己确定,但市场管理者对同类废品收购摊位有一定量的限制,比如每个市场一般只有一家泡沫塑料回收摊位,避免数量过多造成不正当竞争,或者不能生存下去。

大的市场可能有上百家摊位,有的专门回收废纸;有的是塑料,塑料的回收摊位又细分为各种饮料瓶的塑料制瓶,各种硬质塑料,泡沫塑料和软塑料几大类;另外一个大类是各种金属回收摊位,废钢铁、废铜、废铝等都是单独的摊位;有的摊位的业务是兼收各种铝、铁易拉罐和玻璃瓶;其次是衣服和木头等回收摊位。

北京北部2004年左右建设的一个回收市场布局。

废品回收市场摊位使用情况大概如下,都有一到两间矮小的房子,是座商们一家老小居住和生活的地方,房子以外的空间都用来存放收来的废品和分类空间。在废品回收市场里,一般的摊位都是一对夫妻经营,也有的是上一辈老人一起帮忙的。在不同废品的回收摊位,空间使用稍有不同,比如硬质塑料回收摊位,分类后的塑料瓶甚至占满屋顶。易拉罐和金属回收摊位,分类后压缩的金属块整整齐齐排列着。

固定在市内社区里从事回收废品的人,每天下午晚些时候会到市场卖废品,沿着这些摊位一样样地卖,废纸、塑料、金属、衣服和玻璃等。因为大部分社区里的回收工作下午晚些时候才结束,所以废品的交易都是傍晚时分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下午6点后一直到凌晨是废品市场交易较忙碌的时期。

西宁废品回收

2003年到2013年期间,北京北部较大的废品回收市场东小口废品回收市场,每到傍晚时分的交易车辆络绎不绝,高峰时期常常出现卖废品车辆排长队的现象,很多交易一直持续到凌晨以后。曾经在此经营泡沫塑料回收的余先生回忆当时的交易场景时说,凌晨后来敲门卖废品的人常常出现,他们的工作很多时候要到凌晨1点以后才能结束。他们每天收购的泡沫塑料往往刚刚分类处理后,一夜之后又堆了满院(根据2011年在东小口废品回收市场与余先生访谈)。

废品回收市场的人的工作从分类开始,一般从前一夜交易后成堆的废品边开始,下来要完成所有的废品分类工作。硬质塑料的分类较多样,每个摊位上都摆着20个以上的筐,很多分类的人熟练到通过肉眼或者在筐上敲击下声音可以判断出是哪种材质的塑料,不抬头也能扔到对的分类筐里。对于废纸回收摊位,他们要将书本纸、报纸和铜版纸分开,因为纸箱收来的时候已经分类好了,只要打包可以了。大部分金属摊位除了分类以外,一般要把分类后的金属压缩成块,便于运输。

经过分类后的废品,每个摊位根据自己量的积累,要么自己运输卖到下游再生利用的企业,要么有人来到他们的摊位购买。因为每个摊位都是长期经营的,他们和上游社区的废品回收人、下游再利用的人都有熟悉的业务往来。【西宁废品回收】

这样的废品回收市场一直存在于北京的城中村中,但随着北京城市化的发展,他们所处的地方在不断变迁,从初期1980年代的三环周边到1990年代的三环到四环之间,再到2000年后的五环外,从来都没有固定过。

对于那些从1980年代末或者1990年初到北京从事废品回收的座商,过去几十年,他们都有十次以上的搬家经历。近几年五环外的一些市场消失时,很多人已经没了去处,每拆一个市场,会有大概20%左右的人离开废品回收这个行业(根据2012年后在北京昌平区东小口和东三旗等地的废品回收市场拆迁前访谈回收市场人得到的概数)。从早到晚的忙碌,他们没有抱怨,但当他们退无可退,只能离开这个行业的时候,他们是有很多遗憾的,希望在这个城市能够有一块安稳的地方,踏踏实实地做好他们擅长的废品收购和分类工作。

二、下游再生利用

北京产生的废品经过在社区收集、废品回收市场的精细分类后,都是送到外省再生利用的。其中,多数硬质和软塑料都是在距离北京较近的河北处理;废纸的再利用有的在河北,有的在山东;大多数金属类也是送到河北周边的冶炼厂;其它量少一些的衣服和玻璃等也都是在北京周边的省份再生利用。

1980年代以后,同样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塑料等再生利用市场也是家庭作坊式企业完成的。和其它生产过程一样,农村地区一些乡村完成的再生利用也存在诸多污染,包括水、空气和土壤等的污染。比如廊坊文安地区的硬质塑料的再生利用,因为污染问题,2011年的7月份,一月之内所有塑料分类和清洗产业都被关停。

毫无疑问,这些污染应该得到重视,应该治理,但一刀切式的强制关停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文安的塑料再生产业2011年关停后,被转移到周边县乡村更加隐蔽的地方,污染没有除掉,只不过是被转移了而已。

从现实出发,如何在原有系统之上,做好污染控制管理才是根本出路。因为从产品和废物的生命周期来讲,废品分类回收后的再生资源获取过程中的环境影响,还是低于原生资源开采和加工产生的环境影响的,更不用讲再生资源在中国经济中的贡献,以及填埋或者焚烧废品产生的环境影响。